一种大河音乐节的想像

一种大河音乐节的想像

 

一种大河音乐节的想像

一种大河音乐节的想像

一种大河音乐节的想像

总长73公里的兰阳溪,这条宜兰的母亲之河,经历过日本人的整治,在出海处汇集了冬山河、宜兰河,三溪入海,形成河口沼泽地带壮阔的大河景观。

始终无法忘记,小时候来了好几次的河口沙滩,隐藏着不同的人文景观。曾经看过滩上随处可见河豚的尸体,长大后才知道,这是渔民在近海作业时,一旦捕获无用处的小河豚,通常会在小船或舢舨上将河豚打昏,丢入海中,随着浪潮拍上岸来。

也曾经看过冬日寒流来袭时分,不怕苦不怕难的黝黑老人,往海浪来的方向冲撞,只为了捕捉稀有价高的鳗苗;颱风来时,这里的河口沙洲很容易被吞噬大半,直到颱风季过后,再一点一滴地补注回来。

这里,就是当地人称的「清水港尾」。曾经,在东北角国家风景区尚未扩大範围时,河口有着广阔的沙洲,五结乡公所也曾在此设立小型停车场,方便钓客、游客及沿海渔民作业。随着地球环境的变化及海岸侵蚀,停车场早已沉入河口、没入风沙之中。

为了保护日渐消失的河口,这个保护沿海居民的天然防坡堤,河口沙滩开始搭设竹篱、种植马鞍藤。东北角风景区的扩大,使此地增设脚踏车道,让游客可从宜兰各地海岸漫游至此,欣赏黄昏美丽的大河景观。

偶尔环游台湾各地,许多沿海的乡镇,陆陆续续办起了音乐节。有时是喧闹不止的,像贡寮海洋音乐祭,那是一些年轻人跟非主流场片製作人合作的成果,想让贡寮的黄金沙滩,摇身一变成为「台湾的胡士托」,(Woodstock,一个美国知名的摇滚音乐节)。

有时是休闲且夹带文艺腔的,像台东的铁花村,在曾经废弃的铁道园区内,摆设文创市集,每个假日时分都会邀请国内外知名的非主流乐手,弹着吉他,游客只要花个不到200块,一杯饮料,在夜晚的大树下烛光间,听着带有灵魂的现场演唱,享受度假的氛围。

假设,五结乡的兰阳溪口,也想要办一个音乐节,该是什幺形式的呢?

看看外县市,喧闹的摇滚乐有了、文艺气息的音乐小空间也有了,我们也许该走个另类的路子。既然位于壮阔的大河之口,黄昏又可欣赏晚霞与壮阔的山脉稜线,也许自然音乐、新世纪音乐(NewAge)与BassaNova,会是这个音乐节该走的调性。

音乐与吟唱,是人类灵魂的精华呈现,历久不衰。也许,在这里,我们来办个音乐节,找大家一起来:五结乡公所、东北角国家风景区管理处、相关基金会等……我们也许可以创造一个新亮点,让五结的海边除了平常时分的寂寞气息之外,也多了一点人味的热闹。

想像一下,当傍晚时分,海边点起火把,一个很小型的,用废弃漂流木搭设的小型舞台,开车前来只能停在大闸门边的停车场,走过大闸门,沿着脚踏车道往音乐会现场,沿路是一个长串的有意思的市集,有台味小吃、有创作唱片、有自然手作、也有供应一些软性饮料或酒精浓度不高的鸡尾酒饮料,虽然小路漫长,但是渐渐听见歌手或乐手的灵魂歌声,你的真实性灵是否也同时被撩拨、被激发。缓步走到舞台前,你我一起坐下来,看着火把的光,背景是大河汇集,于是,一个人,与他内心想像中的「自然」得以合而为一。

最后,也请记得,我们既然跟大自然赊借了场地,活动过后就应该恢复原状,让这里恢复原有的寂寞气息,这是此地原本应有的模样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