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搞定B肝已美梦成真2】诱生细胞因子发挥协同作用中医药治B肝

【搞定B肝已美梦成真2】诱生细胞因子发挥协同作用中医药治B肝

 

【搞定B肝已美梦成真2】诱生细胞因子发挥协同作用中医药治B肝【搞定B肝已美梦成真2】诱生细胞因子发挥协同作用中医药治B肝

(吉隆坡讯)既然细胞因子(cytokine,CK)降解cccDNA的科研实验结果那幺显着,何以还没有看到这方面的药剂问世,以使数以百万千万计的慢性B肝感染者的HBsAg的转阴,早日摆脱原发性肝细胞癌(HCC)与肝硬化的威胁呢?

陆庭译中医师解释,口服抗病毒的NAs上市后,由于使用方便,抑制HBV-DNA的疗效显着,IFN-α有逐渐被NAs取代的趋势,尤其是在亚洲,因而也造成世界卫生组织(WHO)在慢性B肝的用药方面,仅建议使用Entecavir与Tenofovir这2种NAs,虽然一旦用上后,就必须长期服用,甚至一辈子,但NAs的使用,不易看到HBsAg转阴,停药后易复发。

至于其他4种CKs,即IFN-γ、IFN-λ、TNF-α与TGF-β1,由于毒副作用大,迄今尚未被核准在临床上用以治疗慢性B肝。

14年作回顾性分析

陆庭译说,使用中药方剂可同时诱生多种细胞因子(CKs),发挥协同作用(Synergistic effects),所以是安全有效的。

他表示,传统中医药(TCM )治疗慢性B肝带原的临床试验,能符合多中心,随机、双盲、安慰剂控制条件且能被国际期刊接受后刊登者非常稀少。为能一探究竟,他特将过去14年(至)治疗慢性B肝与带原病例作一回顾性分析,结论是肯定的:

慢性B肝带原不但可以TCM治疗,且可达致终极治愈目标:16.5%(21/127)HBsAg血清转阴率,年转阴率(每100人/ 年)5.26%;产生Anti-HBs的血清转换率11.81%(15/127),年转换率3.76%。

TCM治疗慢性B肝的疗效也肯定:HBsAg转阴率5.90%(6/102),年转阴率1.97%;产生Anti-HBs的血清转换率2.94%(3/102)。

由于前C基因区突变(pre-core mutant)所造成西医认为难治性的HBeAg( - )的慢性B肝与带原,经TCM治疗后,15.90%(25/157)HBsAg血清转阴率,年转阴率5.62%,疗效显着;产生Anti-HBs的血清转换率10.19%(16/157)。

在HBeAg转阴方面,慢性B肝为62.26%(33/53),疗效显着(P <0.001);慢性B肝带原为84.21%(16/19),疗效显着(P <0.001)。

HBV-DNA转阴,即HBV-DNA <10 IU / mL方面,HBeAg( - )之慢性B肝与带原合计为87.90%(138/157),疗效显着(P <0.001)。若不包括慢性B肝,带原者的HBV-DNA转阴达88.19%(112/127),疗效显着(P <0.001)。

“由于干扰素具有一些免疫调节功能,实验也证实IFN-α能降解cccDNA,亦是目前唯一被核准上市治疗慢性B肝的CK类药剂,疗效如何,尤其是对华人,可以中医与它作一比较。”

他表示,香港于2001年有篇临床报告,其病例中有部份是慢性B肝带原者。台湾于2007年亦有一篇,都是探讨以干扰素治疗慢性B肝感染的疗效,也同时分析B肝表面抗原转阴率,兹列表如下:

【搞定B肝已美梦成真2】诱生细胞因子发挥协同作用中医药治B肝

B肝治疗临床试验少

“诚然,上述香港与台湾这2个研究计划之病例组成与本研究之组合不尽相同,且时间不同,不宜直接比较(head to head comparison),例如香港与台湾的临床试验仅包括HBeAg(+ )之慢性感染者,而本研究之病例组合中则包括68.56%的e抗原( - )之病患,理论上更不易治愈。”

“另外,台湾之试验仅包含活动性慢性B型肝炎,而本研究则包括55.45%的慢性B型肝炎带原,理论上,治愈更难。由于针对慢性B型肝炎带原与HBeAg的( - )之华人慢性B肝炎治疗之临床试验不多,目前只能以这2个最相近的作参考。”

临床观察53病例

确认HBsAg能下降转阴

陆庭译表示,为证实他所使用的中药方剂,确能诱生细胞因子(CKs),降解cccDNA,他在临床观察了36个治疗有效的病例,与17个治疗效差的案例,统计分析至期间,他们的HBsAg的增减变化,按有效係指HBsAg的下降比率大于年自然转阴率1.15%,效差则是<1.15%。

他说,另一则是于,利用他们抽血做例行的追蹤检验剩余的血清,做了CKs的临床实验,将这2部份的结果作了交叉统计分析,结论是肯定的。

相关检验结果与检体的使用均获得这些B肝朋友口头与书面同意,结论亮点如下:

有效组的HBsAg的大幅下降。

CKs之诱生。

他指出,前述交叉分析表明,使用TCM方剂确能诱生CKs以降解cccDNA,临床所见则是HBsAg的逐渐下降,以至转阴。这是个令慢性B肝感染者振奋的大好消息。

“我因而与沈郁强博士与杨贤鸿教授/主任共同具名,撰妥(Induction of Endogenous Cytokines by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Leading to Reduction of Serum HBsAg Levels )英文稿,刻正由一国际期刊审稿中,希望本年(2019)内刊登,以诏告众多的慢性B肝感染者,千万不要轻言放弃,因解药已找到了,人生即将由黑白转回彩色。”

身体状况压力干扰

影响中药方剂疗效

陆庭译说,TCM方剂经临床实验,证实确能诱生内源性细胞因子(CKs),降解cccDNA,临床表现就是HBsAg的逐渐下降,以致于转阴。

但也不是每一个B肝朋友都能那幺顺利,因为有许多因素会干扰而影响疗效,其中最明显的是压力(stress)。

“例如马来西亚于去年5月举行的大选所形成的压力,也使不少病患的HBsAg的大幅回升,一直要等到几个月后才恢复其下降趋势。”

他说,一个人不可能完全没有压力,问题在于如何缓解。方法很多,较为可行的,临床上可以看到效果的是每天打坐或练气功,减少压力荷尔蒙的分泌,进而提升免疫功能但这也不是马上就可以看到成效的,必须持之以恆,抓住要领,不间断地天天练习。

“影响疗效的因素,除压力外,还有例如作息是否正常,千万不能经常熬夜;营养是否均衡;维生素与微量元素是否足够;饮食性味是否与病情及体质相符;是否经常适量运动;服药是否规律,是否能放下等。”

编按:

读者若有兴趣,可上网( https://www.nricm.edu.tw/jcm/28/28-2-8.pdf)查阅陆庭译医师与杨贤鸿主任/教授共同具名,于在《中医药杂誌》(Journal of Chinese Medicine)发表的回顾性论文《中医药治疗慢性B型肝炎回顾性资料统计及临床治疗数据分析研究》(Retrospective Analysis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reating Chronic Hepatitis B and Clinical Statistics)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